赛鸽勇夺冠 告慰天堂人
时间: 2017/12/22 10:51:54  浏览次数: 745

——谨以此文悼念沪上赛鸽名家张关荣


    当一羽佩戴16-09-0005046足环号的赛鸽一举夺得2017年第十一届全国千公里联赛上海市总冠军时,鸽子的主人张关荣先生已于七个月前悄然离去,享年69岁。他虽长眠于地下,然而他生前亲自作育、饲养长大的此羽赛鸽,奋勇展翅,不辱使命,一举夺冠,以一樽金光灿灿的奖杯告慰天堂里的主人,一位平民赛鸽家。

    张关荣出生在上海老南市区明代天启年间的建筑“也是园”里,说起来也算是得先人风水荫庇之地了,但因年久失修早已失去了原貌。张家最初住的,现在只有电影里才能看到的厅厢式、木板墙、泥土地、青瓦人字屋顶老房子。



    张父是当地远近闻名的棕绳床制造师傅,母亲是家庭妇女,专职照顾膝下六个子女。可是父亲英年早逝,张关荣又是长子,家庭责任全落在了他的肩上。小小年纪为了生活饱尝了人间的疾苦,即使最困难时期,宁可兄弟姐妹们节衣缩食,对自己饲养的信鸽也不离不弃,用他自己的话说:“那时候所有的快乐都是鸽子给的”。鸽子在他们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。

    生活虽然清苦但有鸽子相伴,多少也是一种慰抚,然而,上世纪六十年代全国掀起上山下乡热潮,“一片红”无人幸免,张关荣被分配到江西九江瑞昌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,开始英气勃发的他干劲十足,可没过几年因为朝思暮想上海的家和饲养的鸽子,情绪十分低落。但那个年代服从组织安排就是听党的话,没人敢擅自回上海。直到1977年改革开放的号角声刚刚吹响,张关荣毅然决然地回到了上海,知青中他胆最大。

    当年工作都是政府安排,回沪后就意味着失业,可他无所谓,因为他心中有念念不忘心爱的赛鸽。回到上海的第一件事就是重新盖鸽舍,刚好家里原来的平房已翻造成两层楼房,地上也铺上了水泥,兄弟姐妹都有了自己的屋,虽不宽敞倒也殷实。新鸽棚就盖在楼顶上,有30来平方米面积;右边是种鸽棚,左边是赛鸽棚,这在当时上海算得上一个很不错的棚了。从此,他与弟弟张关林一门心思养起了鸽子。

    然而,成就张关荣兄弟俩的是四羽荷兰鸽子。那也是一次巧遇,有一位朋友对张关荣说,在一艘远洋轮上有位福建鸽友,他从荷兰带来了4只原环种鸽,本想随船带回福建老家,不料船在上海停泊卸货后在原地维修了,而且修好船后将再次从上海起锚远航。对于已经带着这四只鸽子航行了一年多的福建鸽友来说,再也不想带着它们周游世界,于是急着找人就地平价出手。可在当时再便宜的价格,对于一个没有工作,日子过得紧绷绷的张关荣来说,还是一笔不小支出!张关荣毕竟从小就喜欢鸽子,他既然看到了四只极为罕见的荷兰种鸽,岂能放弃?东拼西凑还是把这四羽鸽子买了下来,可以想象,他如获至宝,为了这四羽鸽子他倾注了极大的精力,害怕宝贝有任何闪失。果然,经他精心培育为以后成名于上海鸽界奠定了基础。

    张关荣爱鸽无可厚非,然这是一条极为艰辛的道路,在那个年代信鸽还不是产业,没有人可以真正靠训养鸽子来维持生活,然而,张关荣他没有办法,他说:“我养鸽子不像其他人是玩玩的,要靠它们吃饭的!”这是实在话!所以他比任何人在鸽子身上付出更多。别人看到的是硕果累累的成绩,可很少有人知道他成绩背后有多么地艰辛。

    张关荣本人不抽烟不喝酒,更不会麻将和扑克,信鸽是他的全部。由于长期操劳过度,加上缺少营养,他很早就患有中风和心脑血管疾病。行动不便、口齿不利的他靠顽强的毅力坚持在赛鸽第一线,他这是用生命在谱写一位平民赛鸽家的悲壮人生。

    为了维持生计,他把自己一些成绩鸽低价卖出,再到市场上一百、两百的凭眼光去挑选,回到家后再进行杂交育种,就这样也飞出了许许多多优异成绩。只有这样生活才得以维持,爱好才得以继续,其实这是一段可歌可泣的悲壮赛鸽人生!

    张关荣的代表成绩:上海市千公里比赛,一到十名至少有20次以上;1995年获得酒泉比赛的冠军;1995年95-129713灰雄在660公里商丘站比赛中成为唯一当日归巢的伯马;这在上海信鸽史上绝无仅有;1997年“迎春杯”大奖赛上,他创下包揽大奖赛冠军、综合二名和三名的奇迹,还被中央电视台作了专题报道。或许用现在的眼光看,没什么了不起,可放到10多年前,很少有人可以媲美。

    张关荣是个识时务的人,他并不居功自傲。有了成绩后经常有人上他家引种,他给的都是“良心价”;也有外地鸽友邀请他去鉴鸽,甚至还有境外华人请他去做技术指导,护照都办好了,最终他还是舍不得自己心爱的鸽子;十几年前他的一羽鸽子就被豪门以10万元的价格收购,在当时成为上海鸽界的一段佳话。

    张关荣没有进过高等学府,文化水平较低,他知道自己这方面是短板,因此特别虚心好学。只要别人飞好成绩,他千方百计求教。有一段时间他的鸽子成绩不理想,于是就到别人楼底下观看,当发现别人家鸽子家飞两个小时,而自己与他们差距很大,意识到显然已经不在一个档次上。他说:“从此以后我鸽子家飞每天加一根香烟的时间,持之以恒,直到可以一次飞2个半小时了才作罢。”

    但他也不是照搬别人的经验,他说:鸽子一次家飞不要超过2个半小时,因为他观察过一只飞了三小时的鸽子翅根有充血现象,而因势利导,适度把握是训练的关键。他提倡人和鸽子之间要建立起一种亲和关系。

    现在很少有人知道上海早期的信鸽比赛情景,张关荣参加老南市区梅溪弄老虎灶里的竞翔,鸽子归巢后总是飞到他的肩头上讨食,任他抓,然后再一路小跑到老虎灶报到。有一次鸽友们在他家门口聊天,张关荣淡定地和大家说:“电线杆上有一只鸽子想下来喝水”。大家举头望去,果然有一只野鸽子站在电线杆的顶端向下探头,他装了一大盆水放在了电线杆下的阴沟盖上,夸下海口说:“这只鸽子一定会下来喝”!话音刚落,鸽子就不偏不倚地飞到了水盆边沿上,让在场的鸽友啧啧称奇。

    他在鸽界摸爬滚打几十年,十分了解鸽性,非常精准解读鸽子的肢体语言,上手鉴鸽八九不离十。20年前他对鸽眼作出这样的论述:瞳孔不应该是椭圆的,甚至一点“阿尔砂”(现在也许叫眼志)都不要,也不要有前荡角。当大家都在追求眼砂干老的时候,他坚持认为比赛鸽眼砂不要太老,但必须要细,他说细砂的鸽子就和细心的人一样,善于观察且聪敏。

    张关荣晚年生活病魔缠身,行动不便,但他仍然每周跑茶室、市场,坚持自己饲养管理,虽然做不到以前那样尽心尽力,成绩多少也受影响,后期有鸽友上门求购鸽子,他一般都会婉言拒绝,他说:“我现在的鸽子已经落伍了,外面好鸽子多的是”,体现了一位平民赛鸽家的博大胸襟和风范。

    这羽“046”灰、雌鸽获本次比赛冠军,说起来也颇为有趣。此鸽是张关荣生前亲自作育、养训的,由于长得极像父母辈,早早被认定为有望夺冠的对象予以培养。据他弟弟张关林说,哥哥曾要求他在赛鸽(母)生蛋后4、5天出赛,这样的母鸽既恢复了下蛋的疲惫,又恋巢,还不至于因长期孵蛋而不思飞翔。这羽冠军就是在下蛋后五天出赛的。比赛第二天早晨七点多,他弟弟张关林心想反正还早,打算买完早点后回来守鸽子,半路上闪现了他哥哥生前的叮嘱:比赛往往是会出乎意料的!他于是立刻折回,登上楼顶鸽棚。首先看到昨晚打扫过的地上有绿色鸽屎,才发现046已经站在踏板上,显然它已经落地过,要不是自己及时回家,鸽子再次落地,就会无缘冠军了,这真是天堂有灵,赛鸽图报的佳话。

版权所有 石家庄赛鸽网 管理